(浦东财务代理)与部分代理商“闪电”合作、应收款项激增中加特IPO绕不开的两大质疑财务公司
时间: 2022-02-25 09:47:39 浏览次数:28
上海财务公司曾冲击科创板未果的青岛中加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加特”),近日在证监会官网披露招股书冲击深市主板。二度上市的中加特仍有不少不可回避的问题。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报告期内公司代理模式收入不断攀升,其中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等多家代理商均系在成立不久后便与中加特进行合作,还有不少代

上海财务公司曾冲击科创板未果的青岛中加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加特”),近日在证监会官网披露招股书冲击深市主板。二度上市的中加特仍有不少不可回避的问题。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报告期内公司代理模式收入不断攀升,其中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等多家代理商均系在成立不久后便与中加特进行合作,还有不少代理商有“熟人”关系网。另外,2021年前三季度中上海财务公司加特的应收款项激增,占到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达120.5%。

多公司成立后跻身重要代理商

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报告期内部分代理商上海财务公司在刚刚成立不久就与中加特进行合作的情形引起关注。

招股书显示,中加特主要从事变频调速一体机、专用变频器、特种电机、电气控制及供电产品等工业自动化领域电气传动与控制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维修服务。财务数据显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9月,中加特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145.57万元、80910.6万元、82272.4万元、65722.28万元。

据招股书披露,中加特的销售模式以直销模式、代理模式为主,以经销模式为辅,报告期内中加特的代理模式收入增幅较大。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9月,中加特通过代理商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247.34万元、30914.17万元、34905.87万元和29003.8万元,上海财务公司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4.91%、38.21%、42.43%和44.13%。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浙江合信电气设备销售有限公司等多家代理商均系在成立不久后就与中加特进行了合作。2019年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成为中加特的第三大代理商,当期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的代理收入为3599.76万元。2020年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升至第一大代理商,当期的代理收入达10192.5万元。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2020年对中加特贡献的代理收入占当期代理收入总额比例为29.2%。2021年1-9月,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同上海财务公司样位列中加特的第一大代理商。

据了解,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于2019年8月29日成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与中加特自2019年开始持续合作至今。

成立不久便快速合作的模式,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仅是众多代理商中的一个缩影。据招股书,2021年1-9月,中加特的第三大代理商为浙江合信电气设备销售有限公司,当期该公司的代理金额为3325.66万元。浙江合信电气设备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10日,自2020年开始与中加特开始合作。山东舒林电气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2月1日,2018年、2019年山东舒林电气有限上海财务公司公司均为中加特的第九大代理商。2020年、2021年1-9月山东舒林电气有限公司晋升为中加特的第四大代理商。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不少代理商背后有“熟人”关系网。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由王晓娟实际控制,王晓娟亲属董学持有中加特股东青岛众信诚1.36%的股份。

另外,2018-2020年期间,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一直在中加特前十大代理商之列。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系薛利群100%持股的企业,薛利群亲属毛雨晴持有中加特股东青岛众信城1.36%的股份。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刚成立不久便成为拟IPO企业的重要代理商,上海财务公司交易的合理性、真实性这些问题容易被监管层追问。尤其是不少代理商中存在“熟人”关系网,相关交易是否涉嫌利益输送也恐被重点审核。

2021年前三季度应收款激增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市前夕中加特还出现应收款项激增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9月,中加特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应收款项融资与合同资产之和)余额分别为33211.91万元、58079.77万元、55353.48万元和79197.28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57%、71.78%、67.28%和120.5%。

中加特2021年前三季度应收款项数额激增背后,当期应收账款数额增幅不小。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9月各期末,中加特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7242.57万元、36749.35万元、28639.31万元及40036.29万元。2021年9月末,中加特应收账款余额较2020年末增加11396.99万元,增幅39.79%。

中加特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出现明显下滑的趋势。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9月,中加特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45次、3次、2.52次及1.91次,期间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3.28次、3.53次、4.09次、2.89次。“2018年、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相差不大。2020年、2021年1-9月,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主要系因为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增长,应收账款有所增加。同时,部分客户的回款上海财务公司存在滞后情况,综合导致应收账款周转率有所下降。”中加特如是表示。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认为,应收账款大幅上升存在一定的财务风险,如果公司客户财务状况恶化或无法按期付款,公司将面临较大的营运资金压力。

中加特表示,公司下游客户主要为大型煤矿企业或主机厂,资信状况良好,但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公司未来的应收账款账龄可能变长。此外,虽然目前公司应收账款账龄基本在一年以内,但如果未来公司客户的财务状况或资信状况发生变化,或者公司采取的收款措施不力,可能造成部分应收账款无法及时收回,且发生坏账的可能性相应增大,进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公司资产产生不利影响。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中加特发去采访提纲,中加特董秘办公室相关人士表示“相关负责人收到邮件后会进行回复”。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中加特的相关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

Copyright © 2021 上海工商税务代理记账-萧豫财务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2062号-18 XML地图 技术支持:QQ258824320

友情链接: 餐厅设计公司 国际货代系统 斗破苍穹 上海办公室装修 公司注册 杭州汽车公司 上海装潢公司 服务加盟 光学数码显微镜 伺服电机 三通分路阀 上海装修 建筑切割拆除剔凿破碎 pos机代理 信用卡逾期 软著登记申请 他的小草莓 找资料来这搜